记荣成院夼村“拥军船”:军民同心鱼水情深,宛如一首歌
鱼水情深,宛如一首歌——记荣成院夼村“拥军船”先进事迹(下)60年间,五代拥军船走了多少趟,航程多少公里,可以计算出来;但军民之间发生了多少互帮互助的故事,却像大海中泛起的一朵朵浪花,数也数不清。院夼村老支书王巍岩谈起拥军船,说了这么一句:“咱们村里老百姓拥军是天然而然、发自内心的,咱们感觉平平得不能再平平,往常得不能再往常。”军民同心,鱼水情深,宛如往常一首歌。这首歌,时刻在耳边回响,消沉悠扬又余音不断;这首歌,似乎从心底流动而出,朴素天然却动人心弦……“钥匙放在老当地,想吃啥就自己做”前段时刻,在威海作业的任振岭的儿子成婚,院夼村乡民王进考一家都赶去了婚礼现场。王进考说:“两我们子人热热闹闹聚了一场,我们都很快乐。”30年前,任振岭在苏山岛部队任连长,王进考是拥军船的一名船员,他们在船上相识。1990年6月,任振岭7个月大的孩子患上了肺炎,岛上医疗条件较差,拥军船把任振岭的孩子从岛上接下来,送到其时的石岛医院医治。孩子白日在医院挂吊瓶,到了晚上,王进考配偶就接到家中悉心照料。半个月后,孩子康复了健康,任振岭家族要给王进考一家留笔钱,王进考说啥也不要。从此,两家人结下了长达30年的友情。岛上日子条件差,孩子不适应,任振岭的家族就经常带孩子下岛住进王进考家里,少则三五天,多则十天半月,最多一次住了七十多天。有时下岛赶上王进考两口子在码头上忙,王进考喊上一句:“钥匙放在老当地,想吃啥就自己做。”任振岭一家的故事仅是院夼村拥军的一个缩影,岛上的兵士下岛就事错过了饭点,王进考就把兵士们领到家里吃饭。“一般是两三个,最多的一次来了十七个,大锅蒸包子,一锅蒸两层,蒸了好几锅。炕上一桌,地下一桌,宅院里还有一桌。”王进考的妻子王进兰说,“俺乐意煮饭,不怕费事,看兵士们吃得香,俺心里也乐滋滋的。”“没人会和亲人计较得失”原先兵士下岛、家族上岛,赶上天晚了,就在乡民家里吃住。跟着团体经济不断强大,院夼村1988年设立了“武士招待站”,把最好的房间拿出来供武士军属住。村里拟定了拥军优属“五优先”准则:武士就餐优先、住宿优先、用车优先、通讯优先、优抚对象优先。几十年来,院夼村免费招待驻岛官兵、家族就餐住宿达10万人次。为改进驻岛官兵日子条件,这十几年,院夼村先后捐款捐物援助部队补葺营房,将苏山岛上300多平方米的饲养职工宿舍无偿转让给部队建设士官公寓,为每个房间装备了除湿机、电视、电脑等日子设备。“下岛便是家,上岛守国家”,这是一茬又一茬驻岛官兵一起的心声。“有人曾在院夼村村务会议上提出,院夼这么多年责任为苏山岛驻军供给运送服务,满意报答当年救命之恩,是不是往后应该把财力用在院夼村的工作上来,成果遭到了乡亲们的对立。”院夼村党委书记王国明说,几十年的密切交游,早让院夼人与官兵们处出了亲人的爱情,没人会和亲人计较得失。唱响军民鱼水情自1960年起航后,拥军船与其它渔船一起停靠在渔港码头,但码头泊位有限,有时拥军船靠港等待时刻较长,非常不方便。为了让岛上官兵来去自如,尽量少耽误时刻,院夼村数次改建码头。1998年,院夼村在院夼西港修建了“拥军码头”。2009年,某军事练习在苏山岛海域进行,了解到原有的“拥军码头”不适合练习需求,院夼村仅用一个月的时刻,就帮助部队改造建成契合规范的新码头。2017年,考虑到现有码头不能满意军船靠泊需求,院夼村从头建设了“拥军码头”,加大了宽度、放缓了斜度,以便军船停靠。“不少新兵都是搭乘拥军船上岛,都要从船长那里听听拥军船的故事,逐步感受到苏山岛与院夼村乡民的双拥情感。”北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某海防营海防十一连士官邵向伟说。只需下岛来到院夼村,驻岛官兵总会问问村里有没有要帮助的当地,村里美化、清洁也经常能看到驻岛官兵的身影。除了积极参与村里的公益活动,他们还将乡民们的深情厚谊化为守岛动力。在60年建岛守岛过程中,苏山岛驻岛连队先后荣立团体三等功4次,二等功1次,14次被评为“基层建设先进连队”。“军爱民来民拥军,军民团结一家亲。”一曲传唱60年的老歌,新时代仍然唱得嘹亮,这首歌必定还会持续传唱下去!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